首页 > 线路攻略 >达人游冀

景州舍利塔 我过独木桥起飞梦想的地方

来源:乐途旅游

       最早知道景州舍利塔(景州塔)还是在上小学的时候,那是一首练嘴皮子的童谣:景州塔,十三起儿,一口气数到底儿,噗登噗登一起儿,噗登噗登两起儿,噗登噗登三起儿……小脸憋的通红也很难一口气数到十三起儿,因为数不下来,又没机会去看,就感觉那景州塔一定很神奇!

令我神往的景州塔 手机摄影/雾灵散人张希军

上初中后,就知道了景县全县的最高学府就在那个塔下,我就对那个景州塔更加充满了神往感!其实,景州塔离我家只有30里地,也就是15公里,因为那个时候的我们家别说有汽车,就是社会上汽车也不多见,我家连个自行车都没有,又不时兴现在的暴走,所以15公里对我来说真的好远好远。

这个地方曾经是学校的甬道 手机摄影/雾灵散人张希军

读初中时就暗下决心,一定要考上景县一中,到那个景州塔下学习,亲自摸一下那个神奇的景州塔。上苍总会捉弄人,就在我初二升高中的中考前七天,拿着准考证的我在雨天摔坏了腿而未参加中考,好在那年正好赶上初中两年改三年,我顺理成章地又上了初三,不算复课生,但却延迟了一年去抚摸梦中的神塔。

景州舍利塔 手机摄影/雾灵散人张希军

初三,我更加发奋学习,最后在1980年以数理化满分和全留府公社中学第二名的成绩考入景县一中。住在了神往已久的景州塔下,当天下午就和父亲抚摸了景州塔,然后开始筑建我“脱农转非”的大学梦。

脚下这地方就是我们曾经的宿舍 手机摄影/雾灵散人张希军

其实景州舍利塔全名“释迦文舍利宝塔”,简称“舍利塔”,俗称“景州塔”,位于景县县城中心,是我国建成年代较早、保存完好、规模宏伟、现存较高的内旋式砖石塔,它以明快、简洁、朴实无华而著称,1996年被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一九九六年立碑保护 手机摄影/雾灵散人张希军

在校期间我曾经登上过塔顶,后来出现了有人从塔上跳下自杀,就封闭了塔门不再允许上塔。景州舍利塔高63.85米,底座周长50.5米,为密檐八面十三层砖石结构,由塔基、塔身、刹网三部分构成。塔基由巨石成台,下有一口深井。塔体由砖砌成,每层内砌环行走廊,与东西南北四个洞户相通;层间砌阶梯数百级,盘旋而上,可达塔顶,登顶远眺,有欲穷千里之慨。塔顶为葫芦状,以青铜铸造,高2.05米;铜顶下部罩以铁刹网,高3.3米,四面各悬一铁匾,南面铁匾之上铸佛像三尊,东、西、北三面铁匾均铸有“齐隋重修”字样。刹网、铁匾与洞户被风鼓荡,作水涛声,故有“古塔风涛”之说。

舍利塔简介 手机摄影/雾灵散人张希军

据史料记载,景州塔始建于北魏高宗兴安年间(452——453年),距今已有1550多年的历史。公元845年,唐武宗灭佛,景州塔连同寺庙被毁坏。宋神宗元丰二年(公元1079年),光禄寺丞、知冀州脩县事常谔,按照宋代的建筑风格重建景州塔。明永乐五年(公元1407年),僧人正如朗修建开福寺。明隆庆元年(公元1567年),开福寺僧人建千佛阁。清康熙十一年(公元1671年),汛兵金应隆、承差高如斗重修开福寺。至此,形成了以塔为主体,无量殿、千佛阁、东方丈、西方丈、山门、神道组成的布局合理、错落有致的开福寺建筑群。

开福寺 手机摄影/雾灵散人张希军

既然这地方自古就是寺庙和舍利塔所在地,那么我们学校又是从什么年代有的呢?据记载,在清末民初,该建筑群的东方丈、西方丈被改为县立模范初级小学和乡村师范学校,建国后改为景县师范和景县中学,1967年风靡全国的“文革”、“ 破四旧”毁掉了开福寺建筑群里的所有殿堂,用部分建筑材料修建了学校的礼堂。红卫兵的“五二零”派和红联派在景州塔发生武斗,为逼迫五二零派走下舍利塔,红联派居然用炸药包轰炸塔基,所幸只被炸掉一角,否则即便我来到景县一中上学也看不到景州塔了。

留存下来的学校礼堂 手机摄影/雾灵散人张希军

进入景县一中后,每天从宿舍到教室,从教室再到宿舍总要有4次经过景州塔,尤其是正午时分进出校门时,景州塔的阴影正好印在景县中学的大门口,每次走在景州塔影上时,总有一种走在独木桥上的感觉,激动而忐忑。但我也曾因为不喜欢数学老师无休止的文革后遗症牢骚磨叨,也听不惯物理老师含混不清的快速方言,进而厌倦了数学和物理这两门课程,转而迷恋素描,从而导致了满分的初中数理基础、不及格的高中数理结局,也导致了高二本该考上大学的时候却名落孙山,又是一个高中两年改三年,我又顺延上了高三,又在景州塔下待了一年,继续重复着颤巍巍的独木桥,终于在1983年7月7-9日三天的决战中实现了梦想的起飞。

兴冲冲告别景州塔后,我进入了河北大学的高等学府殿堂,再后来到了雾灵山工作至今,已有35年的时间,今年正月初三,在高中同学王长水和赵书海的陪同下,重游梦想起飞的地方,忽然想起毛泽东的《水调歌头.重上井冈山》,真的,三十五年弹指一挥间,久有回乡意,重登景州塔,千里来寻故地,旧貌变新颜,不见昔日校园面,只留礼堂候我见。

景州舍利塔 手机摄影/雾灵散人张希军

这次故地重游,不见了当年的教室、宿舍和操场,要不是还生活在景县县城的老同学指点,我还真找不到原来的教室和宿舍具体位置。遥想当年,有些事是不能完全凭着自己的喜好而任性的,譬如我的数学和物理,如果我继续任性可能就没了我现在的前途,是景州塔给了我学习的动力,是景州塔圆了我走过独木桥进入大学殿堂的梦想。




本网站刊登的新闻、信息和专题专栏资料,未经河北旅游资讯网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1997-2017 河北省文化和旅游厅版权所有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1012692号-3

冀公网安备 1301080200086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