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璟
  • 董海川
  • 扁鹊
  • 燕昭王
  • 赵武灵王
  • 伯夷
  • 燕王哙
  • 蔺相如
  • 蔡珪
  • 廉颇
  • 叔齐
  • 公孙龙
  • 董仲舒
  • 赵秉文
  • 赵奢
  • 张元素
  • 乐毅
  • 李牧
  • 刘完素
  • 刘备
  • 张世杰
  • 邵雍
  • 柳开
  • 曹彬
  • 赵云
  • 张飞
  • 慎到
  • 李昉
  • 毛遂
  • 赵佗
  • 毛亨
  • 毛苌
  • 柴荣
  • 卢植
  • 张角
  • 郭威
  • 祖逖
  • 刘琨
  • 高欢
  • 祖冲之
  • 郦道元
  • 孙伏伽
  • 刘昫
  • 李春
  • 卢仝
  • 魏徵
  • 卢照邻
  • 刘长卿
  • 高适
  • 李阳冰
  • 贾岛
  • 冯道
  • 李颀
  • 赵匡胤
  • 吕端
  • 怀丙
  • 僧一行
  • 郭守敬
  • 白朴
  • 苏大年
  • 张鷟
  • 李峤
  • 梁梦龙
  • 惠能
  • 杨继盛
  • 纪昀
  • 张之洞
  • 孔颖达
  • 刘春霖
  • 李百药
  • 傅奕
  • 霍元甲
  • 束皙
  • 胡瓖
  • 刘黑闼
  • 欧阳建
  • 赵胜
  • 荆轲
  • 窦建德
  • 李延年
  • 陆法言
  • 崔骃
  • 崔瑗
  • 崔寔
  • 张协
  • 刘邵
  • 冯太后
  • 张华
  • 张载
  • 张亢
  • 卢谌
  • 道安
  • 竺道生
  • 高允
  • 刘炫
  • 邢邵
  • 祖暅之
  • 刘焯
  • 杨炫之
  • 卢思道
  • 毛苌

    毛苌西汉赵(今河北省邯郸市鸡泽县)人,古文诗学"毛诗学"的传授者,世称"小毛公",今天我们读到的《诗经》,就是汉学大儒毛亨、毛苌注释的"毛诗"。

    《诗经》是毛公所传,又称毛诗,是汉族文学史上最早的诗歌总集。《汉书》艺文志载:有毛诗29卷和毛诗故训传30卷传于世。《诗经》共40卷,分为风、雅、颂三部分,总计305篇。

    2008年,中国毛氏研究会给邯郸市鸡泽县政府颁发证书,确认邯郸鸡泽是毛遂故里,韶山毛氏是鸡泽毛遂的直系后裔。而邯郸鸡泽以"毛"命名的仅此一村,这表明毛官营即毛遂故里得到确认。鸡泽毛遂、毛苌与湖南韶山毛氏一脉相传,鸡泽毛遂是韶山毛氏先祖。

    毛苌西汉赵(今河北邯郸)人,相传是古文诗学“毛诗学”的传授者。世称“小毛公”,其诗学传自毛亨。曾当过河间献王博士。今天我们读到的《诗经》,就是汉学大儒毛亨、毛苌注释的“毛诗”。孔子删定《诗经》后传给了子夏,子夏传给了曾申,曾申传李克,李克传孟仲子,孟仲子传根牟子,根牟子传荀卿,荀卿传给毛亨。可惜,毛亨生不逢时。公元前212年,秦始皇“焚书坑儒”。整天以语《诗》为事的毛亨不知何时大祸临头,携带家眷一路仓惶地从鲁地北上,一步步远离尘嚣,最后来到相对荒僻但水草丰美的武垣县(今河间市,当初属赵国的北部)居住下来,隐姓埋名,甚至装成本地人。这也是后来史家有的称他为鲁人,有的直接称他为河间人的原因。直到汉惠帝撤销了“挟书律”,天下天平了,毛亨才敢光明正大地重新整理《诗经诂训传》,并亲口传授给毛苌。

    当时,西汉河间王刘德遍求天下“善”书,得之即刻工整誊抄,然后“留其真”,将抄本加金帛还给书主,四方之士不远千里赶到刘德这里。刘德对这些人士自然礼遇有加。现在忽然听说在他的辖区居然有这么一位能够诵经解义的大贤,大喜过望,“礼聘再三”,请毛苌出山,封毛苌为博士,并在都城乐城东面建造日华宫(今泊头市西严铺),北面君子馆村建招贤馆,命毛苌在此讲经,传授弟子。今河间诗经村西北面三里处的君子馆村,据《嘉靖河间府志》讲就是毛苌当初讲经的地方,人们一直尊称那个地方为“君子馆”。其旧址曾出土汉砖一方,上有汉墓“君子”二字。

    当年讲解《诗经》的主要有齐人辕固、鲁人申培、燕人韩婴、河间毛亨4家。但由于毛诗传继儒门正宗,解经往往与先秦典籍相合,而且其训诂平实,准确、简明、便于传习,所以,独有毛诗流传下来。

    毛苌卒年无从查考,但他死后未能葬归故里。一说毛苌后来官北海太守(今山东昌乐东南);一说其最后聘任河间太傅,后葬于国都乐城附近。不过,家乡的人们为了崇仰祭奉,于诗经村及君子馆的西北面修建了一座毛苌衣冠冢,称“毛精垒 ”;亦有考证,认为此地即为毛苌墓,以上二说《河间府志》、《河间县志》均有记载。为了表示对毛公的崇敬,村子名为崇德里。直到雍正三年,由于递铺(驿站)设此,方改称三十里铺(今河间市三十里铺)。

    由于毛公承继传播《诗经》的伟大贡献,受到历代官方及民众的尊敬。元代至正年间,河间官员在崇德里毛精垒奏建书院。到了公元1506年,在遗址上重新建堂修祠,祠内供奉毛公像。乾隆二十二年,乾隆南巡,路过河间,除咏毛公作诗纪念外(此诗言御碑现存河间市文保所),特遣重臣致祭。转年,河间知县吴凤山开始扩建书院,并准备把该书院建得“且偕岳麓、嵩阳、应天、白鹿洞诸名流传不朽也。”到近代,毛公书院修葺得更加完备,前为学堂,后为祠,古柏森森,祠内塑毛公像,上匾书“六义宗公”。文革中,书院被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