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璟
  • 董海川
  • 扁鹊
  • 燕昭王
  • 赵武灵王
  • 伯夷
  • 燕王哙
  • 蔺相如
  • 蔡珪
  • 廉颇
  • 叔齐
  • 公孙龙
  • 董仲舒
  • 赵秉文
  • 赵奢
  • 张元素
  • 乐毅
  • 李牧
  • 刘完素
  • 刘备
  • 张世杰
  • 邵雍
  • 柳开
  • 曹彬
  • 赵云
  • 张飞
  • 慎到
  • 李昉
  • 毛遂
  • 赵佗
  • 毛亨
  • 毛苌
  • 柴荣
  • 卢植
  • 张角
  • 郭威
  • 祖逖
  • 刘琨
  • 高欢
  • 祖冲之
  • 郦道元
  • 孙伏伽
  • 刘昫
  • 李春
  • 卢仝
  • 魏徵
  • 卢照邻
  • 刘长卿
  • 高适
  • 李阳冰
  • 贾岛
  • 冯道
  • 李颀
  • 赵匡胤
  • 吕端
  • 怀丙
  • 僧一行
  • 郭守敬
  • 白朴
  • 苏大年
  • 张鷟
  • 李峤
  • 梁梦龙
  • 惠能
  • 杨继盛
  • 纪昀
  • 张之洞
  • 孔颖达
  • 刘春霖
  • 李百药
  • 傅奕
  • 霍元甲
  • 束皙
  • 胡瓖
  • 刘黑闼
  • 欧阳建
  • 赵胜
  • 荆轲
  • 窦建德
  • 李延年
  • 陆法言
  • 崔骃
  • 崔瑗
  • 崔寔
  • 张协
  • 刘邵
  • 冯太后
  • 张华
  • 张载
  • 张亢
  • 卢谌
  • 道安
  • 竺道生
  • 高允
  • 刘炫
  • 邢邵
  • 祖暅之
  • 刘焯
  • 杨炫之
  • 卢思道
  • 张元素

    张元素,字洁古,金之易州(河北省易县军士村,今水口村)人,中医易水学派创始人,生卒之年无以确切考证而不详。其所处时代略晚于与其同时期的医家刘完素。著有《医学启源》、《脏腑标本寒热虚实用药式》、《药注难经》、《医方》、《洁古本草》、《洁古家珍》以及《珍珠囊》等。其中《医学启源》与《脏腑标本寒热虚实用药式》最能反映其学术观点。

    人物介绍

    金元时期,能与河间派媲美的医学流派,首推易水派。易水派主要研究治疗脏腑症候的病机。它的开创者和代表张元素。

    张元素稍后于刘完素,具体的生卒年月不详。他字洁古,金代易州(今河北省易县)人。小时候聪敏好学,八岁即应试童子举,二十七岁应试经义进士。据说是由于违犯了宗庙的忌讳而落榜,于是便专心学医。行医之初,他没有什么名气。有一次,在社会上享有盛名的刘完素病了,害伤寒八天昨不进东西,正不知该怎么办,张元素赶去探望他的病。刘完素有点瞧不起他,脸转过去冲着墙壁不作声。张元素说:“你凭什么对我这样不客气呢?”等到他诊完脉,说出脉情,又问是否服用的某种药,刘完素点头称是。张元素说,你这就错了。那种药是主寒的,只能越服越重。你的病情这样,应该服用某某药才能奏效。刘完素听了,大为叹服。按他指示的药服后,病很快就好了。张元素从此名声大震,与刘完素相差无几。后来,竟独成一家体系,形成了一个易水学派。

    张元素医学思想的可贵之处,首先是他具有革新精神。他虚心研究学习古代的医学理论,但不拘泥古方。他明确地声称:“运气不齐,古今异轨,古方新病,不相能也”。就是说,时代不同,具体气候和患病者的体质等情况不同,病情有变化,不能完全再按过去的处方用药。他就是在这种思想的指导下,灵活地吸收前人经验,结合自己数十年的临床实践,不断总结,有了新的建树的。

    医学研究

    张元素在<内经>脏腑理论的启示下,结合自己数十年的临床经验,总结了以脏腑寒热虚实以言病机的学说,将脏腑的生理、病理、辨证和治疗各成系统,较前又有提高,使脏腑辨证说由此而渐被众多医家所重视,脏腑病机理论也被不少医家所研究。至清代,则脏腑辨证理论趋于完善,现已成为中医辨证理论体系中的重要内容。可见,张元素的脏腑辨证说对中医学的发展作出了重要的贡献。除心包络之外,对于每一脏腑,张元素均从生理、病理、演变、预后以及治疗方药等方面进行阐述,各成体系,较为系统。此外,张氏还对药物学研究颇有发挥,尤其在药物学的理论认识和临床脏腑用药方面,更为突出。张氏根据《内经》的理论,强调药物的四气五味之厚薄,是影响药物作用的重要方面。正由于药物有四气五味厚薄的不同,因此药物作用才会出现升降浮沉的区别。因此,对于每一药物功用的解释,他强调首先应明确其气味厚薄,然后再进一步阐发其功效,使中药学的理论与其临床效用紧密结合起来,推动了中药学理论的发展。

    此外,药物归经理论也非常被张氏所重视。他认为,不同的药物对于不同脏腑的效用所以不同,是因为其各归于某一经的缘故。因此,了解药物的归经,就可以掌握其药效特点。如同一泻火药,黄连则泻心火,黄芩泻肺火,白芍则泻肝火,知母则泻肾火,木通则泻小肠火,黄芩又泻大肠火,石膏则泻胃火。柴胡泻三焦火,必佐以黄芩,用柴胡泻肝火,必佐之以黄连,泻胆火亦同。其所以都是泻火药而药效不同,就是由于它们的归经各不相同。如果归经不同,无的放矢,很难取得预期的效果。归经理论的发明,是对中药学理论的重大发展,它说明了为什么不同的药物在临床上取得不同疗效的道理,既是临床经验的很好总结,又为辨证施治、遣药处方提供了中药效用的理论依据,推动了中药学的发展。而且,张氏在归经学说理论的启示下,进而又提出来引经报使之说,如羌活为手足太阳引经药,升麻为手足阳明引经药,柴胡为少阳、厥阴引经药,独活为足少阴引经药等。认为以上这些药物配伍于方剂之中,可以引诸药归于某经某脏腑,以加强方剂的效用。张氏提出的引经报使理论,现已被广泛应用于方剂学,对临床有着积极的意义。

    张元素对于脾胃病的治疗,有着比较系统、完整的方法。他将脾胃病的治疗总结为土实泻之,土虚补之,本湿除之,标湿渗之,胃实泻之,胃虚补之,本热寒之,标热解之等具体治疗原则。土实泻之,包括泻子、涌吐、泻下。土虚补之,包括补母、补气、补血。本湿除之,包括燥中宫、洁净府。标湿渗之,包括开鬼门。胃实泻之,包括泻湿热,消饮食。胃虚补之,包括补胃气以化湿热、散寒湿。本热寒之,主要是降火。标热解之,主要是解肌等等。他根据脾喜温运,胃宜润降的生理特点,分别确定了治脾宜守、宜补、宜升,治胃宜和、宜攻、宜降等治则,为后世进一步完善与深化脾胃病辨治纲领起到了不可忽视的作用。

    此外,张元素还创制了治疗脾胃病的代表方剂——枳术丸。该方具有治痞、消食、强胃的功效。用白术二两,枳实麸炒黄色去穰一两。同为极细末,用荷叶裹烧饭为丸,如梧桐子大,每服五十丸。多用白汤下,不拘时日。本方系从<金匮要略>中枳术汤演变而来。《金匮要略》此方是枳实用量重于白术,以消化水饮为主,兼顾脾胃。张氏改汤为丸,白术用量多于枳实,则以补养脾胃为主,兼治痞消食。配荷叶芬芳升清,以之裹烧。又用米饭为丸,与术协力,则更能增强其养胃气的作用。于此可见,张氏对于脾胃病的治疗,其主导思想,乃是以扶养后天之本为先,而辅之以治痞消食,此即张氏所谓“养正积自除”的治疗观点。

    张元素以研究脏腑病机为中心,成为一派医家之开山。对于脾胃病的治疗方法成为易水学派师弟相传的家法,其弟子李东垣、王好古均为中国医学史上青史留名的人物。张氏对药物学的贡献很大,其所撰《脏腑标本寒热虚实用药式》一文,探讨药物功效及临床应用,后被李时珍收入<本草纲目>之中,可见其学术影响之一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