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璟
  • 董海川
  • 扁鹊
  • 燕昭王
  • 赵武灵王
  • 伯夷
  • 燕王哙
  • 蔺相如
  • 蔡珪
  • 廉颇
  • 叔齐
  • 公孙龙
  • 董仲舒
  • 赵秉文
  • 赵奢
  • 张元素
  • 乐毅
  • 李牧
  • 刘完素
  • 刘备
  • 张世杰
  • 邵雍
  • 柳开
  • 曹彬
  • 赵云
  • 张飞
  • 慎到
  • 李昉
  • 毛遂
  • 赵佗
  • 毛亨
  • 毛苌
  • 柴荣
  • 卢植
  • 张角
  • 郭威
  • 祖逖
  • 刘琨
  • 高欢
  • 祖冲之
  • 郦道元
  • 孙伏伽
  • 刘昫
  • 李春
  • 卢仝
  • 魏徵
  • 卢照邻
  • 刘长卿
  • 高适
  • 李阳冰
  • 贾岛
  • 冯道
  • 李颀
  • 赵匡胤
  • 吕端
  • 怀丙
  • 僧一行
  • 郭守敬
  • 白朴
  • 苏大年
  • 张鷟
  • 李峤
  • 梁梦龙
  • 惠能
  • 杨继盛
  • 纪昀
  • 张之洞
  • 孔颖达
  • 刘春霖
  • 李百药
  • 傅奕
  • 霍元甲
  • 束皙
  • 胡瓖
  • 刘黑闼
  • 欧阳建
  • 赵胜
  • 荆轲
  • 窦建德
  • 李延年
  • 陆法言
  • 崔骃
  • 崔瑗
  • 崔寔
  • 张协
  • 刘邵
  • 冯太后
  • 张华
  • 张载
  • 张亢
  • 卢谌
  • 道安
  • 竺道生
  • 高允
  • 刘炫
  • 邢邵
  • 祖暅之
  • 刘焯
  • 杨炫之
  • 卢思道
  • 公孙龙

    公孙龙(公元前320年-公元前250年),东周战国时期赵国人,字子秉,华夏族。著名道家,哲学家,名家离坚白派的代表人物。能言善辩,曾为平原君门客。他提出了“离坚白”、“白马非马”等命题,认为对于 “坚白石”,“视不得其所坚而得其所白者,无坚也”;“拊不得其所白而得其所坚者,无白也”,强调视觉与触觉的差异故“坚白石二”。又分析一般与个别的关系,强调“白马”(个别)与“马”(一般)的区别,得出“白马非马”的结论。

    赵惠文王六年(前293年),封公子赵胜为平原君。平原君喜好名家论辨之言,公孙龙遂为平原君的门客。《史记·平原君虞卿列传》云,"平原君厚待公孙龙"。

    赵惠文王十五年(前284年),燕昭王欲攻齐国,公孙龙带领弟子,从赵国赶到燕国,力图劝其"偃兵"。燕王满口答应,公孙龙却表示不可相信,说道:当初大王招纳欲破齐、能破齐的"天下之士"到燕国来,后来终于破齐。而今"诸侯之士在大王之本朝者,尽善用兵者",所以我认为大王不会偃兵。他用这种"循实则名"的方法猜透了燕王的真实用心,使燕王无言以对。(事见《吕氏春秋·审应览第六·应言》)

    十六年(前283年),秦国与赵国盟会缔约:"秦之所欲为,赵助之;赵之所欲为,秦助之。"答应相互援助。不久,秦兴兵攻魏,赵欲救魏。秦王使人责备赵惠文王不遵守盟约。赵王将此事告知平原君。公孙龙向平原君建议说:赵也可以派遣使者去责备秦王说,赵国想援救魏国,秦国却攻打魏国,是秦国首先违背了盟约。(事见《吕氏春秋·审应览第六·淫词》)

    十九年(前280年),公孙龙又与赵惠文王论偃兵之事。赵王问公孙龙说:"寡人事偃兵十余年矣,而不成,兵不可偃乎?"公孙龙回答说:"偃兵之意,兼爱天下之心也。兼爱天下,不可以虚名为也,必有其实。"并指出赵惠文王当秦得地而缟素布总,齐亡地而加膳置酒,并不真正具有兼爱之心,故不能行偃兵之实。(事见《吕氏春秋·审应览第六·审应》)

    赵孝成王九年(前257年),秦兵攻赵,围邯郸。平原君使人向魏国求救。信陵君率兵救赵,邯郸得以保存。虞卿为平原君向赵王请封。公孙龙连夜驾车入见平原君,认为此举甚不可行,指出"王举君而相赵,割东武城而封君者"并不是因为平原君的才智能力为赵国所独有的,而是因为平原君是赵王亲戚的缘故。而"一解国患,欲求益地,是亲戚受封而国人计功也",即计国人之功于亲戚名下。因此建议平原君不要受封,平原君听从了公孙龙的建议,并由此对其益加看重。(事见《战国策·赵策三》)

    他可能较长时间作平原君的门客。《史记·平原君虞卿列传》说,"平原君厚待公孙龙"。约于公元前279年至前248年间,公孙龙曾从赵国带领弟子到燕国,《吕氏春秋·应言》载,是为了说燕昭王以"偃兵"。燕王虽然表示同意,公孙龙却当面对燕王说。"诸侯之士在大王之本朝者,尽善用兵者",所以我认为大王不会偃兵,燕昭王无言应答。公孙龙又曾游魏,与公子牟论学。在赵国,《吕氏春秋·审应览》载,公孙龙曾与赵惠文王论偃兵。赵王问公孙龙说:"寡人事偃兵十余年矣,而不成,兵不可偃乎?"公孙龙回答说:"赵国的蔺、离石两地被秦侵占,王就穿上丧国的服装,缟素布总;东攻齐得城,而王加膳置酒,以示庆祝。这怎能会偃兵?" 《吕氏春秋·淫辞》说:秦国跟赵国订立盟约:"秦之所欲为,赵助之;赵之所欲为,秦助之。"过了不久。秦兴兵攻魏,赵欲救魏。秦王使人责备赵惠文王不遵守盟约。赵王将这件事告诉平原君。公孙龙给平原君出主意说,赵可以派遣使者去责备秦王说,秦不帮助赵国救魏,也是违背盟约。赵孝成王九年(公元前257年),秦兵攻赵,平原君使人向魏国求救。信陵君率兵救赵,邯郸得以保存。赵国的虞卿欲以信陵君之存邯郸为平原君请求增加封地。公孙龙听说这件事,劝阻平原君说:"君无覆军杀将之功,而封以东武城。赵国豪杰之士,多在君之右,而君为相国者以亲故。夫君封以东武城,不让无功,佩赵国相印,不辞无能,一解国患,欲求益地,是亲戚受封,而国人计功也。为君计者,不如勿受便。"平原君接受了公孙龙的意见,没有接受封地。公孙龙善于辩论。《公孙龙子·迹府》说,公孙龙与孔穿在平原君家相会,谈辩公孙龙的"白马非马"。晚年,齐使邹衍过赵,平原君使与公孙龙论"白马非马"之说。公孙龙由是遂诎,后不知所终。公孙龙的主要思想,保存在《公孙龙子》一书中。《汉书·艺文志》名家有《公孙龙子》十四篇。今存六篇。《迹府》,是后人汇集公孙龙的生平言行写成的传略。其余五篇是:《白马论》、《指物论》、《通变论》、《坚白论》、《名实论》,其中以《白马论》最著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