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璟
  • 董海川
  • 扁鹊
  • 燕昭王
  • 赵武灵王
  • 伯夷
  • 燕王哙
  • 蔺相如
  • 蔡珪
  • 廉颇
  • 叔齐
  • 公孙龙
  • 董仲舒
  • 赵秉文
  • 赵奢
  • 张元素
  • 乐毅
  • 李牧
  • 刘完素
  • 刘备
  • 张世杰
  • 邵雍
  • 柳开
  • 曹彬
  • 赵云
  • 张飞
  • 慎到
  • 李昉
  • 毛遂
  • 赵佗
  • 毛亨
  • 毛苌
  • 柴荣
  • 卢植
  • 张角
  • 郭威
  • 祖逖
  • 刘琨
  • 高欢
  • 祖冲之
  • 郦道元
  • 孙伏伽
  • 刘昫
  • 李春
  • 卢仝
  • 魏徵
  • 卢照邻
  • 刘长卿
  • 高适
  • 李阳冰
  • 贾岛
  • 冯道
  • 李颀
  • 赵匡胤
  • 吕端
  • 怀丙
  • 僧一行
  • 郭守敬
  • 白朴
  • 苏大年
  • 张鷟
  • 李峤
  • 梁梦龙
  • 惠能
  • 杨继盛
  • 纪昀
  • 张之洞
  • 孔颖达
  • 刘春霖
  • 李百药
  • 傅奕
  • 霍元甲
  • 束皙
  • 胡瓖
  • 刘黑闼
  • 欧阳建
  • 赵胜
  • 荆轲
  • 窦建德
  • 李延年
  • 陆法言
  • 崔骃
  • 崔瑗
  • 崔寔
  • 张协
  • 刘邵
  • 冯太后
  • 张华
  • 张载
  • 张亢
  • 卢谌
  • 道安
  • 竺道生
  • 高允
  • 刘炫
  • 邢邵
  • 祖暅之
  • 刘焯
  • 杨炫之
  • 卢思道
  • 竺道生

    竺道生(355-434)东晋佛教学者,本姓魏,巨鹿(今河北平乡)人。寓居彭城,官宦世家,幼年跟从竺法汰出家,改姓竺。后来从鸠摩罗什译经,是鸠摩罗什的著名门徒之一。

    竺道生,八岁出家后,专心道业,研究经句和妙义,能自得胜解。年方十五,便登讲座,宣扬佛法。他析理分明,议论合宜,虽是当代的宿学名士,也不能抗敌。至受具足戒时(二十岁),学养及善说佛法的声誉,早已名闻遐迩了。

    竺道生认为“入道之要,慧解为本”,因此,他尽心尽力于钻研佛法,并博览诸论,虽万里求法,却不辞辛苦,后与慧严等同游长安,追随鸠摩罗什受业,关中的僧众,只要见过道生的,没有不钦服他的英才秀杰。罗什门下有“四圣十哲”的尊称,道生就荣列其一。

    道生的才学

    刘宋少帝景平元年(四二三),道生礼请罽宾律师佛陀什与于阗沙门智胜翻译法显在狮子国所得的梵本《弥沙塞五分律》三十四卷及《比丘戒本》、《羯磨》各一卷,对律法的弘传贡献良多。当代名士王弘、范泰、颜延之等,对道生的才学风范非常景仰,争相前往问道参学。

    道生跟随罗什游学多年,所以对龙树和僧伽提婆所弘传的中观空义旨要能够深达玄奥,因此体会到语言文字只是诠表真理的工具,不可执着和拘泥。他曾慨叹道:“夫象以尽意,得意则象忘;言以诠理,入理则言息。自经典东流,译人重阻,多守滞文,鲜见圆义。若忘筌取鱼,始可与言道矣!”于是校阅真俗二谛的书籍,研思空有因果的深旨,建立“善不受报”、“顿悟成佛”的理论,又撰写《二谛论》、《佛性当有论》、《法身无色论》、《佛无净土论》、《应有缘论》等多部作品,都能一一厘清旧说,妙得真义,然而却引来拘守文字表象者的嫉妒与排斥,认为他的学说是“珍怪之辞”。

    涅槃经

    当北凉译的大本《涅槃经》传到南方以前,东晋安帝义熙十四年(四一八),已在建康译出法显所带回的六卷《泥洹经》,经文中多处宣说一切众生都有佛性,将来都有成佛的可能,唯独“一阐提”人是例外的。一阐提,就是断绝善根的极恶众生,没有成佛的菩提种子,就像植物种子已经干焦一样,“虽复时雨百千万劫,不能令生,一阐提辈亦复如是。”道生对于这种说法是不满意的,他仔细分析经文,探讨幽微的妙法,认为一阐提固然极恶,但也是众生,并非草木瓦石,因此主张“一阐提皆得成佛”。这种说法,在当时可谓闻所未闻,全是道生的孤明先发,引起当时拘泥经文的旧学大众的摈斥,一致认为他违背佛经原旨,邪说惑众,而把他逐出僧团。孤掌难鸣的道生,在大众的交相指摘下,黯然离开建康,来到虎丘山(位于苏州),传说他曾聚石为徒,讲说《涅槃经》。当他讲解“一阐提”的经句时,就言明“一阐提也有佛性”,并问石头:“如我所说,契合佛心吗?”奇妙的是,一粒粒石头竟然都点头了。这就是流传千载“生公说法,顽石点头”的佳话。

    心经

    宋文帝元嘉七年(四三○),道生再度来到庐山,大本《涅槃》流传到南方建康,其中果然有“一阐提人有佛性”的记载,与当年道生所主张的完全契合,南方的大众才佩服道生的卓越见识。

    道生获得新经,不久便开讲《涅槃经》。宋文帝元嘉十一年(四三四),道生在庐山精舍说法,穷理尽妙,务使听众能领悟,得到法喜。同时,他完成“舍寿之时,据狮子座”的誓愿,在讲座上端坐而逝。